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寝室双尸案与马桶灵感-【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36:24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一、寝室双尸

迈克探长明天就要退休了,他曾破获过很多大案,得到过市长的嘉奖,是位非常出色的警探,想到退休后就要无所事事,他心里不免空落落的。

就在这天上午,警方接到一起报案,州立大学的学生宿舍里出了双重命案,迈克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他打算用一天时间把案子破了,给自己的警察生涯画一个完美的句号,无牵无挂地告别岗位。

州立大学的学生宿舍是男女混住的,单层是男生寝室,双层是女生寝室,每间屋子只住一名学生。

发现尸体的是位于三楼的301号房间。这是一间普通的学生宿舍,只有十几个平方米,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书桌椅外,基本没什么空间了。

床前狭窄的地板上铺着榻榻米,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就一丝不挂地横在榻榻米上,尸体表皮呈现奇怪的粉红色。

助手向迈克说明情况:男死者是这间宿舍的主人,叫多桑,他是学校篮球队的前锋,女死者爱丽丝是他的同学也是女朋友。今天十点钟多桑有一场重要的比赛,但眼看球赛就要开场了,还不见他的踪影,队友就来寝室敲门,而屋内毫无动静,打电话也没人接,幸好隔壁寝室的男生有多桑的钥匙,众人打开门一看,全都吓坏了。

和很多男生寝室一样,多桑的屋子里很杂乱,床上堆满了衣物,所以两人才会选择在地板上风流快活,没想到却送了命。“真可惜,还这么年轻,现在的大学生还真开放啊!”助手惋惜地说,但语调里透着点不以为然。

迈克并不理会,自顾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门窗都没有破坏过的痕迹,两名死者面容安详,很可能是在睡梦中不知不觉死去的。

等鉴证科的同事收集完证据后,迈克安排手下把尸体运到停尸房,他给法医打了个电话,希望能优先处理这个案子。法医和迈克年龄差不多大,非常了解迈克想在退休前结案的心情,当下一口答应。

迈克挂了电话后,在寝室楼里继续调查。两名同学死于非命,楼里的学生们自然又惊又怕,但迈克发现其中一个男生的举止特别奇怪,就把他叫来问话。男生说自己叫哈利,就是他打开多桑房门的。

多桑的寝室没有被撬开的痕迹,如果他真的死于谋杀,那么凶手肯定有办法不露痕迹地进入他的房间,也就是说,谁有多桑房门的钥匙,谁的嫌疑就最大。

哈利一听迈克的质问,赶紧道:“探长,您可千万别冤枉人,钥匙是多桑自己交给我保管的,我怎么会杀他呢!”

原来,多桑是个马大哈,经常找不到寝室钥匙,于是他就放了一把在哈利这里,以备不时之需。

迈克探长又向其他学生询问,大家也都说多桑和哈利的关系不错,虽然哈利是个典型的书呆子,而多桑则是人气极高的运动健将,还经常捉弄哈利,但两人没有大的矛盾,更谈不上什么杀人动机了。

唯一的线索也断了,迈克探长有些气馁,突然,走廊尽头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是枪声?迈克立刻带着助手跑过去查看,原来是厕所里的一只抽水马桶不知何故爆炸了,碎片四分五裂地撒落了一地。

马桶自爆虽然是个稀奇事,但和案子并没有关系,说不定只是哪个学生的恶作剧,迈克现在可没心思管这些事。

二、蹊跷死因

迈克留下助手继续在学校里做调查,自己则打道回府,打算先听听法医怎么说。

由于时间紧迫,法医只是对两具尸体做了初步的解剖,还不能确定死因。不过法医告诉迈克,死者没有明显的外伤,而且皮肤呈粉红色,造成这一现象最常见的原因就是煤气中毒。

迈克听了,不由得摇摇头,说:“如果是煤气泄漏,寝室空间那么狭小,肯定会有残留的味道,但是我没有闻到任何异味。”

法医并不意外,接着道:“还有一种情况也会造成皮肤呈粉红色,那就是氰化物中毒,我已经把死者胃部的食物残留物取出来了,这就送去化验科化验。”说着,他拿起桌上那两个装着黏稠液体的玻璃罐,就往化验科走去。

谁知刚走到半路,就见化验科的同事们背着包走了出来。原来由于一名新同事操作失误,引发了机器故障,虽然已经有人在抢修了,但最快也要等到明天中午才能修好,所以他们打算下午集体放假。

见状,法医无奈地说:“就算把东西送到其他分局的化验室去化验,恐怕检测结果也要等到明天了,迈克,我看你还是把案子交给其他同事吧,不如我们也早点下班,我请你去酒吧喝一杯怎么样?”

迈克可不是那么轻易就会放弃的,他摇摇头:“不行,如果不把这个案子破了,我可没法安心地退休。”

法医见他心意已决的样子,念头一转,道:“或许有一个人能帮我们,你认识收发室的老麻杆吗?”老麻杆是个又瘦又聋的老家伙,年龄比迈克都大,他对案子能帮什么忙?

法医告诉迈克,氰化物很有意思,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闻出来,基因决定了50%的人能闻到氰化物的苦杏仁味,另外50%根本闻不到。据他所知,老麻杆就是那前50%。

“虽然靠鼻子来鉴别的方法不够严谨,但仓促间也只有用这个办法了。”迈克没有其他的选择,只得姑且一试了。

老麻杆倒是很干脆地答应帮忙,他枯瘦的手拿着玻璃瓶在鼻子下晃了晃,使劲地吸了吸鼻子,道:“我闻到了黑啤酒和奶酪的味道,不过我闻不出任何氰化物的味道。”

迈克看得有些恶心,他忍着胃部的不适感,递给老麻杆一包香烟表示感谢。老麻杆接过烟,喜滋滋地走了。

太阳渐渐往西而去,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迈克越发焦躁起来,他连死因都确定不了,还谈什么破案呢?忽然,他的手机响了,助手打来电话说有新的发现,让迈克赶紧回学校。

原来,助手破解了多桑的电脑密码,登录后发现了他的“猎艳日记”。长相俊朗、体格健壮的多桑是学校里很多女生的梦中情人,而他也很善于利用自己的魅力,谈过的女朋友已经不计其数。

而他对主动投怀送抱的女生已经没什么兴趣了,觉得不够有挑战性,很快,他就把目标锁定在了住在隔壁的哈利的女朋友——爱丽丝身上。书呆子哈利自然敌不过情场高手多桑,爱丽丝很快就移情别恋了。这么一来,刚刚洗脱嫌疑的哈利,就有了作案动机。

“我们再去把哈利叫来问话吧!”助手迫不及待地说。

有了上午的经验,迈克决定不轻易出手,他一定要先找到实质性的证据,再去质问哈利。他又来到多桑的房间,再一次仔细查找每一个角角落落。

因为尸体已经搬离,有了多余的空间,迈克便和助手一起,把多桑的床移动到另一边,想查看一下床底是否有什么线索。谁知床挪开后,他们发现墙壁靠近地板的地方不知被谁凿了一个网球大小的洞,洞的另一边正是哈利的房间。

迈克心里有了底,虽然他还不能确定哈利是用什么方法杀害了多桑和爱丽丝,但这个连通两个房间的洞,已经足够令哈利难逃嫌疑了。

三、白色物质

当哈利接过迈克递来的爱丽丝的照片,他咬了咬嘴唇,垂下了眼睛:“我早就感觉到爱丽丝变心了,但我不知道她变心的对象就是多桑……”

迈克冷笑着打断他:“你打算狠狠报复他们两个,对不对?”

哈利一下子抬起头来,摇头道:“我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事,直到今天打开多桑的门,看到他和爱丽丝在一起……才知道,我怎么会想要报复杀人呢?”

迈克对他的抵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跟助手做个手势,两人一起把哈利的床挪开,面对墙上那个洞,哈利可没办法撇清了。

可哈利依旧坚持说不知情:“我这三天都在纽约参加一项数学比赛,今早刚回学校,同行的还有其他人,他们都可以给我做证明!墙上的这个洞,一定是别人挖的!”

这一下可完全出乎迈克的意料,他愣了愣,赶紧让助手去查明情况。很快,比赛的带队老师给哈利做了证明,这三天时间哈利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除了你,还有谁会有你房间钥匙?”迈克问。

哈利想了想,说:“我不像多桑那样给其他人备用钥匙,但是学校管理者肯定留着一份吧。再说了,寝室的门锁是最简单的款式,不用钥匙开锁,也不是太难的事。”

迈克点点头,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一瞥眼,他发现哈利右手的食指尖有一块新的伤痕,便问是怎么回事。

哈利说他早晨回到学校,一进寝室门就看到有个白色的东西掉在地上,他也没多想就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谁知道这东西烫了他一下,现在伤口越来越疼了。

迈克便探身去检查书桌底下的垃圾桶,除了汽水罐和一些纸片外,什么也没发现。哈利却说自己没有倒过垃圾,难道那个白色的东西,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还是哈利在说谎呢?

迈克一头雾水地离开哈利的房间,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心事重重的他一个不留神,在楼梯上撞到了一个人,那人手里提着一个抽水马桶,原来是学校派来修理厕所的水管工。

迈克想起上午马桶自爆的事,忽然,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他赶紧让助手过来,在他耳边交代了一番,便急匆匆地赶回警局了。

迈克一回到办公室,同事们紧跟着拥了进来,把办公室挤得满满的。他们手中举着香槟,来向迈克做最后的辞别。

法医也来了,他拍着迈克的胳膊,语重心长地说:“老同事啊,退休是人生新的开始,你这个工作狂,以后可要学着好好享受人生啦。”

迈克非常感动,但他此时更惦记的是手上的这件案子。过了一会儿,助手发来短消息:一切准备就绪。

迈克放下手机,大声向众人宣布:“各位,我衷心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我以后一定会学着放松自己的。但是,现在请你们移驾化验室,我要给你们看一个有趣的实验。”

法医愣了愣,说:“化验室的人不都下班了吗,你要给我们看什么?”迈克笑而不答,只是让大家都跟着他走。

很快,众人来到了化验室,这里有一个隔离舱,三面墙壁是用坚硬的钢化玻璃组成,可以将舱内的事物看得一清二楚。

大家放眼看去,只见一个白色的抽水马桶就放在舱内的地板上。众人面面相觑,这就是迈克要给大家看的有趣实验?

四、马桶灵感

忽然,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异样:“马桶怎么在动啊?”大家循声望去,果然发现那个抽水马桶在微微震动。

迈克的助手一扯开关,随着一阵抽水声,马桶抖动的幅度更大了,突然,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马桶炸了开来,碎片撞在钢化玻璃上,四分五裂地撒了一地。这个情景,和迈克上午在学校宿舍楼看到的一模一样。

迈克和助手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他转过身向众人解释:“上午,我看到马桶自爆后,一直把这件事当成了学生的恶作剧,其实,这是解开这起双尸案的关键所在。我急着破案,却差一点把这条非常明显的线索给漏掉了!”

法医在一旁忍不住问道:“到底是什么让马桶自爆的?”

迈克微微一笑,答道:“很简单,干冰。这也是灼伤哈利手指而又神秘消失的奇怪东西。”

“但这和谋杀又有什么关系呢?”法医不解。

迈克朗声说道:“因为凶手就是利用干冰杀的人。”干冰挥发时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有人利用哈利不在校的机会,在他的房间挖了一个洞,然后放置了大量的干冰,散发出的二氧化碳通过那个洞弥漫到了多桑的房间。二氧化碳的重量是空气的1.5倍,所以躺在榻榻米上睡觉的多桑和爱丽丝,因吸入了大量的二氧化碳,不幸窒息死亡。

有人表示异议:“但是,二氧化碳窒息死亡,并不会引起皮肤变红啊?”

迈克点点头:“没错,但是干冰融化时会降低房间的温度,而低温会使尸体呈现粉红色。这也是我在法医那儿得来的灵感。”他说着看了法医一眼。

法医想了想,很快就明白了:“对啊,每次从冷库里取出尸体,尸体表面都是粉红色的。”

迈克点点头,继续道:“经过一夜的挥发,凶手第二天赶在尸体被发现前,将剩下的干冰丢弃在了厕所的马桶里,他以为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了,可他忘了一点,当干冰被水冲进下水管道后,不断地升华成气体,气体不断地堆积,终于造成了爆炸。”干冰并不是日常所需的必备品,出售的地方不多,有人大量购入的话,是很容易查到的。按照这个线索去查,凶手必将现形。

听完迈克的推理,众人无不佩服,不由得鼓起掌来。迈克也长松了一口气,他将案卷托付给助手,依依不舍地放下佩戴多年的警徽,告别了工作了几十年的岗位,正式成了一名退休人员。

为了打发时间,迈克学起了钓鱼,就在他准备去郊区试试新买的鱼竿时,助手的求助电话打了过来:“化验室的同事做过测量,要达到致死的二氧化碳浓度,起码得用十五公斤的干冰,本市出售干冰的店只有两家,可最近几周,没有任何人购买过大批量的干冰。”

迈克皱起了眉头,忽然,他一拍大腿,道:“案子可是发生在大学里啊,说不定学校的实验室里就有现成的干冰储存,理工专业科的学生完全可以接触到这类东西。”

助手赶紧按照迈克的指点进行调查,没多久,案子果然顺利侦破了。接到助手的报喜电话时,迈克正举着钓竿坐在岸边垂钓,助手告诉他,凶手是一名材料科学系的女生,也是多桑众多前女友中的一名,她始终放不下被抛弃的心结,于是策划了这起精妙的杀人案。

助手不无惋惜地道:“最讽刺的是,她说自己并没想杀人,事前她仔细地测算过,放置的干冰量刚好可以挥发出让人感觉不适的二氧化碳的浓度,绝不会致死,如果多桑乖乖地躺在他的单人床上,顶多生一场病而已。她还说了自己的理由,因为她知道多桑第二天有篮球比赛,以她对多桑的了解,遇到这样的情况,为了保证体力充沛,他是不会带女生来寝室过夜的,而只有和女生缠绵的时候,他才会在地上铺上榻榻米……”

听完电话,迈克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垂垂老矣的老人,依然对生活有着各种期盼,而三个拥有大好前途的年轻人,却因为没能抵挡住身体和心灵的冲动,终于酿成了悲剧。迈克手中的钓竿,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阴唇白斑是什么病

厦门人工受孕费用大概要多少钱

云南省妇产科医院

淄博名鲁医院治男性疾病吗临淄哪里治疗男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