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一种爱情叫没有她在身边就六神无主-【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42:57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2014年10月29日,一组老年夫妻同台授课的照片,在网上引起轰动。老教授手持教鞭站在讲台上,头发花白的女士坐在讲台旁,记笔记、操作课件。这独特陪伴方式背后的暖暖情深,感动了无数人。

老教授名叫吴乃虎,是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院研究所研究员、生物技术与基因工程奠基人吴瑞的弟子。陪他一起授课的是他的妻子,叫黄美娟,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细胞遗传学系副教授。这对被称为“神仙眷侣”的老夫妻,不仅在事业上取得了公认的成就,还精心经营着跨越半个世纪幸福美满的婚姻。2014年11月2日,本刊记者前往吴乃虎、黄美娟老夫妇的家,听他们娓娓道来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爱情……

你讲课,我陪伴,20年风雨无阻

这是一个平常的星期三,下午4时30分,很多家庭开始准备晚饭的时间,黄美娟却开始催促丈夫吴乃虎赶紧出门。拿上装着电脑、课本、笔记本的手提包后,锁门,和丈夫走进电梯,到楼下坐出租车,赶往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玉泉路校区。

每周三晚上18:30~21:20,吴乃虎和黄美娟都会在研究生院里讲授《基因工程原理》课程。丈夫授课,妻子记笔记、擦黑板或播放课件,这样的情形,是除了中科院以外其他院校所没有的独特风景。但对吴乃虎、黄美娟夫妻来说,这样的情形平常如一日三餐,已经持续了整整20多年……

那是1994年冬天的某个晚上, 时针指向22点,在中国农科院研究生院授课的丈夫吴乃虎还没有回家。黄美娟急了,正要打电话时,接到吴乃虎学生打来的电话,说教授突然在课堂上晕倒,这会儿正在医院。黄美娟匆忙打车赶往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是长期劳累过度导致心脏漏跳。在医院接受了治疗后,当晚吴乃虎就回家了。按说,这不算什么大病,但黄美娟却不放心了。丈夫再要去上课时,她早早帮他准备好了讲义、牛奶和水果,并坚持和他一起去上课。面对妻子的要求,吴乃虎吃惊了片刻后高兴不已,“这样我回家路上就有伴了,而且回太晚你也不会责怪了。”

但吴乃虎没想到的是,妻子这一陪就是20多年,从来没有过“休假”。上半年在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所,下半年在中科院研究生院,期间去几次其他的城市,朝朝暮暮、年年岁岁,这样的陪伴和跟随,是黄美娟的习惯,也是吴乃虎的骄傲。

当然,黄美娟的陪伴,不仅仅是擦擦黑板、播放课件而已。她和丈夫研究的大方向是一致的,吴乃虎研究分子、黄美娟研究细胞。1992年,吴乃虎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津贴;1993年,获国家“八六三”计划先进工作者称号。也就是在这一年,国家提倡院校合作,夫妻俩经过商议,并向各自的领导申请后,一起筹建合作实验室。

事业上有妻子辅佐,吴乃虎如虎添翼。1996年、1998年先后两次获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研究生导师称号,著作、译著也接二连三地出版……面对诸多殊荣,吴乃虎说:“没有黄美娟,就没有我吴乃虎的今天!”因为,如果没有妻子随时相伴左右,他的身体根本吃不消那些超负荷的工作。

而转眼间20年过去,除了2007年回上海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吴乃虎所有的课,黄美娟从未缺席过。对此,吴乃虎说:“我上课已经离不开她了,她在身边我就觉得踏实,不在身边就会六神无主。”实际上,当1964年遇见她,吴乃虎就知道:有一种爱情和陪伴,就叫做 “没有她在身边,就会六神无主”……

拆了手套织袜子,那个时代的爱情表达

1964年,吴乃虎从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比他小一岁的黄美娟,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比吴乃虎早一年分配到研究所。“她是团总支书记,而我是共青团员;她是优雅又美丽的上海小姐,而我则来自福建农村的贫寒之家。”吴乃虎说。

当时,有好几个女孩都喜欢吴乃虎。但他却觉得,黄美娟是最好的一个。她稳重大方,工作上也努力上进。只是,吴乃虎把这份情愫深藏于心,谈恋爱要花钱,但每个月一发工资他就把大部分寄给父亲,钱上总是捉襟见肘。

1964年冬天,吴乃虎和黄美娟一起去东北,在辽宁开源的农村,两人被分到了同一大队的两个小队。有一次,两人在一起打篮球时,黄美娟把他的眼镜弄坏了。换成别人,应该会道歉、赔眼镜,但黄美娟没那么做。这让一直暗恋黄美娟的吴乃虎觉得:她对自己“有意思”。顿时对自己有了信心的吴乃虎特意去了趟县城,给自己和黄美娟各刻了一枚木质印章。看着她红着脸接受了自己的印章,吴乃虎激动极了。

转眼一年过去,吴乃虎提前回北京。在车站送行时,有好几个女孩都想单独请他吃饭,但他都没答应。等到最后黄美娟请他吃饭时,吴乃虎马上就同意了!因为聪明、稳重的她,还请了两个已婚同事作陪。

回北京后不久,吴乃虎又被派往合肥市附近的六安县。两地分开的一年时间里,他和还在东北农村的黄美娟感情迅速升温。写信的称呼,从“黄美娟同志”到“美娟同志”再到“美娟”。得知吴乃虎没有袜子穿,黄美娟便把嫂子从上海寄给自己的线手套,一只只地拆了织成袜子,寄给远在合肥的吴乃虎。

1965年底,回到北京后,吴乃虎向黄美娟求婚。但她却让他再等几年。“我都28岁了!还要再等几年呀?!”吴乃虎抱怨,但黄美娟坚持。难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错误的?黄美娟也和其他女孩一样,不喜欢穷小子吗?

“文革”期间,身为中科院遗传所党委秘书的吴乃虎,一夜之间被贴了满墙的大字报,并被揪上台批斗。很多人对他避之唯恐不及时,黄美娟却第一个去安慰他,还说:“不等了,今年我们就结婚吧!”吴乃虎既震惊又感动,患难推了稳重的黄美娟一把,竟成全了自己。

1966年底,两人准备回上海结婚时,黄美娟问吴乃虎攒了多少钱?吴乃虎说:“没有钱。”当时他每个月工资56元,留下饭钱后都寄回老家还债,哪还有积蓄?但她什么都没说,而是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500元,去“东风市场”给吴乃虎买了件棉袄。1967年大年初二,上海,黄美娟的家,吴乃虎穿着黄美娟买的棉袄、小姨子买的毛呢裤子和岳父的海军皮鞋,做了幸福的新郎。

沈阳看私密整形哪家医院好点沈阳做阴道紧缩术排名哪家好

兰州神经衰弱医院

济南治疗皮肤过敏哪个医院好

干细胞修复糖尿病的临床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