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蛔虫入侵之设计-(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8:43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出租车开到一片荒地,几个人都愣住了,除了前面几颗枯树外再也没有什么。

“不是,你拉我们到这干嘛?不是让你开到个偏僻地方吗?”夏邑说道。

“是呀,这里最偏僻,前面还有家旅馆,一般人都不知道这,我看你们几个是学生才说的!”司机生气地说。

“好了,好了,咱们下车吧。”髀华说着把钱给了他然后让大家下了车。

车开走后,几人往前走去,大概十分钟左右,两盏昏黄的等映入眼帘。

“是旅馆,是旅馆!”瑾帘兴奋地说。

“我们都看到了,安静会儿好吗?”貂晴有点生气的说。

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店门口,推开门后,一位黝黑的老人迎了上来。

“几位年轻人,是不是要住店?”老人笑呵呵地说。

“是的,明天我们要回市里,这里有能打车的地方吗?”髀华问道。

“有是有,不过要三天以后才能来一趟,你们要多住些日子了。”老人指着房后面的站牌说。

“那个该死的司机,早知不从这下了。”瑾帘抱怨说。

“在这也好,至少没有人可以找到咱们。”髀华说着交了押金。

他们开了两间房,上楼的时候,在不远处一个黑影一直关注着他们。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谁呀?”髀华问道,而夏邑正在卫生间。

“我是服务员,给你们送水来了。”门推开后,一个娇小的女孩端着两杯水进来了:“这里晚上特别干燥,我们会时不时的为客人送水。”

接过水后,服务员就下楼了。看着杯里的水,髀华想到了那些肉眼很难看到小蛔虫。

晚上正在睡觉的髀华,突然梦到了管姬,他张开嘴在说什么,但是他怎么也听不到,每次当他走到管姬身边时,他就往后退一大步。

这个梦连续做了三个晚上,一天夜里,夏邑肚子疼,准备去厕所,看到一楼的一个男孩正在给服务员钱。

“干的不错,还有最后两天,这两天的药量是最多的,完事后我会给你双倍。”男孩说道。

夏邑赶紧跑回屋里,把正在睡觉的髀华摇醒。

“不好了,有人给咱们每天喝的水里下药了,想让咱们死这!”夏邑惊恐的说。

“那人长什么样?”髀华揉了揉眼说道。

“高高大大的,鼻子挺挺的,而且他刚刚总爱撩头发。”夏邑描述道。

“难道是巴赫?”髀华一听吓了一跳,这个动作只有巴赫爱做。

第四天晚上,髀华和夏邑偷偷躲在楼梯处的一个储物间里,路过好几个人,始终没有等到他。

“难道是我想多了吗?”髀华正自言自语时,巴赫出现了。

髀华用胳膊夹住了他的脖子,夏邑抱住了他的腰给他弄了进来。

“我做梦都想不到你会害我?”髀华愤怒地说。

“老弟,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恰巧也住这而已。”巴赫淡定地说,然后撩了一下头发。

“你别装了,昨天我都看到了,你给那个老头钱,然后还说完事了给他双倍。”夏邑说道。

“什么?你都看到了?”巴赫吃惊地说。

“没错,就是你,就是你!”夏邑说的很坚定。

“你没有什么必要隐瞒,你就说为什么要害我们吧!”髀华质问道。

“呵呵,你们没看电视吗?活捉你们给一百万人民币,我不干别人也会动手的!”巴赫笑着说。

“抓我们?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学校里的幸存者?你这家伙不也是吗?”髀华问道。

“但是我在出事前就跑了出来,你们是后来才出来的,所有警察和群众都看到了。”巴赫解释说。

髀华一拳打到了他脸上,然后接着又是一拳:“第一拳我是为管姬打的,是你害死了他!第二拳我是为自己打的,我后悔认识了你这六亲不认的东西!”

“你可以随便骂我,管姬那小子该死!他发现自己感染后竟然把蛔虫放到咱们睡觉的枕头里,想让咱们都感染。其实吧,如果没有这事我也想杀他,毕竟是他抢走了我的女朋友,害他跳楼自杀的!”巴赫生气地说。

“等等,你说的是实验楼跳楼的那个女孩?”髀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那件事好像特别有名,毕竟实验楼最后停用都是因为那件事!”夏邑说。

“没错,一切都归功于他,才弄到现在这样,我故意分到你们宿舍,然后把准备好了的二甲基亚硝胺准备好,谁知道他居然感染了,喝了这样根本没有什么反应,后来我把量加大,他才开始出现吐血的症状,后来我等不及了就想晚上把他杀死然后逃跑!”

“你是说那瓶T1就是毒药?那T2呢?”髀华打断问道。

“那瓶子上的字是我瞎写的,我怎么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巴赫说着吐出一地的蛔虫。

“我靠,这家伙也感染了!”夏邑捂着嘴说。

“其实我早就感染了,只是靠药来维持的。这家店是黑点哟,你要注意点你的朋友!”巴赫说完嘴里吐着白沫倒下了。

“不好!”髀华说完跑向了两个女生的房间,一推开门,瑾帘嘴里已经吐出了血,貂晴刚要咽下。髀华跑过来,把貂晴抱了起来,嘴对嘴给她吸了出来。

夏邑刚想给瑾帘吸,就被拦住了,髀华帮她合上了双眼。

“没必要了,她已经死了,你吸出血也回不来魂了。”髀华低叹道。

第二天,店老板神神秘秘地进了一个小门,过了半天也没出来,随后几个黑影也跟了进去。

“你这个黑心的家伙,竟然在这里养蛔虫?”髀华等人进来后,发现一排排架子上都是瓶装蛔虫,里面各种人体器官。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老头吃惊地说。

“你的那个服务员已经被我们绑起来了,接下来就是你了!”夏邑拿出绳子说。

“哈哈,笑话,你们几个摇钱树我能轻易被你们抓住吗?”老头笑着捅破了一个玻璃瓶。

“啊!蛔虫!”貂晴尖叫着说。

老头从后面的门逃了出去,地上都是蛔虫已经把路拦住了。

“咱们从正门出去!”髀华踢开了正门,发现老头躺在地上,蛔虫还在爬。

“这是什么情况?”夏邑害怕地说。

从楼上走下一个女孩:“你们快走吧,等会儿我把人清空了,就一把火烧了这里,我肚子里的蛔虫已经让我坚持不下去了。”瑾帘说完露出痛苦表情。

他们在那个破旧站牌等候的时间,旅馆一声巨响后爆炸了。

“一切都结束了。”髀华摇了摇头说。

茂名市化州市专业代做投标书公司代写标书价格

芜湖NHAP涂塑钢管相关常识了解&

地埋热浸塑钢管黄山供应

供应轴流式消防排烟风机量大优惠

长沙玻璃防火门的价格

清远市佛冈县专业代写标书的公司代做标书价格

烟台七孔梅花管需求量大增

日照弱电工程CPVC电力管行业发展分析

贵州铁路隧道工字钢钢结构加工工字钢顶弯机厂家直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