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牌鞋企涉嫌非法集资出事后迅速消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3 22:00:15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时至年关,不少非法集资机构又将目光瞄向市民手中的资金。

近日,有媒体报道,山东天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天裕投资”)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查封,当事人被控制,而该公司背后则有济南本土老牌鞋企——金蒂贝尔鞋业有限公司(下称“金蒂贝尔”)的身影。

记者采访了解到,天裕投资2014年曾进行宣传,以高达15%左右的投资回报率吸引投资者,称产品到期后会由金蒂贝尔进行回购。然而,当年底投资者就发现自己被骗,天裕投资当事人涉嫌非法集资被拘留,公司遭查封,金蒂贝尔也随之消失。导报记者于15日找到这两家公司在工商部门登记的办公地址,发现早已改头换面。金蒂贝尔一家门店的工作人员表示,天裕投资与公司并无关系,但其也表示公司总部已经没有固定办公地。

“有不少非法集资案例,都是实体企业在遇困后,用来延续经营的一个渠道。企业主本来可能只想短期吸收资金补充缺口,结果发现公司的利润根本抵不上集资成本,债务越来越多,最后要么跑路、要么被逮捕。”16日,长期从事民间资金拆借的孙强对导报记者表示,此类事件在全国各地并不鲜见,且发现越晚、风险越大、受到影响的投资者范围也越广。

值得关注的是,天裕投资2014年被查封后,办公地变为一家名为三农资本济南财富中心(下称“济南三农资本”)的机构,如今该机构也已“人去楼空”。记者调查发现,这家本部位于安徽的P2P平台公司,刚于去年12月底发布了“暂停新业务”的公告,并传出被查封的消息。这凸显出近年来非法集资事件的高发态势。

对此,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教授周广生表示,随着非法集资花样的不断翻新、升级,特别是互联网等技术打破地域限制,监管部门面临不少困难,建议加强民间投资者的风险意识,进一步健全监管体制,加快明确监管方权责以及细则的落实,推进行业协会等社会机构的作用,防范系统性风险出现。

风险再现

紧锁的大门、空荡的房间、已被部分拆掉的公司牌子,天裕投资注册的办公地如同以往被查封的民间借贷公司一样,留下的只是一个空壳。实际上,短短两年时间,该办公地已经“送走”了两家从事民间资金业务的投资公司。

记者辗转联系到的一位投资者表示,自己2014年曾在天裕投资投入了数万元,曾期望每年从中获得15%的利息收益,然而不到一年时间,他就发现被骗了,公司也被查封。“本金利息都赔进去了。”

据悉,天裕投资成立于2014年初,其后开始推出投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约在15%左右,且在年内就呈现逐步走高态势。除了高收益外,产品介绍中显示,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购买济南金蒂贝尔的债务,到期后该公司以高溢价回购,这给其产品加分不少。“金蒂贝尔是济南的老企业了,以前逛商场的时候经常能看到,所以我也比较放心。”上述投资者说。

但就是这样一家老牌鞋店,在天裕投资出事后,迅速消失在投资者眼中。记者在其工商注册地——齐鲁鞋城写字楼2楼205室看到,该房间已经被另一家鞋企替代。随后,记者又在齐鲁鞋城中找到了一家金蒂贝尔的门店。从现场情况看,店面经营较为冷清,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称,天裕投资与金蒂贝尔并无关系。不过,该工作人员也表示,公司总部已经拆散,且并不方便提供负责人的电话。另外,有受骗投资者表示,虽然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不同,但同姓李,是叔侄关系。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天裕投资案件目前已移交给槐荫区相关公检部门,但具体细节尚未公布,投资者传出的受骗总金额达到2000万元。值得关注的是,在天裕投资2014年底被查封后,2015年济南三农资本就入驻了该办公地,继续从事高收益投资产品推介业务,而该公司也于近期“撤离”。

15日,记者在办公现场看到,“三农资本济南财富中心”的牌子已经被拆下,公司内部仅剩部分桌椅。据悉,三农资本是一家总部在安徽的P2P融资平台,近年来扩张规模迅速,截至去年累计交易金额超22亿元,注册会员数达72万人人。但去年12月23日,公司突然发布公告称“暂停新业务”,24日公司再发一则公告称,暂停新业务主因在于e租宝事件爆发使得平台大量用户操作赎回本金,公司将直面挤兑风波,并称“坚决不跑路”。不过,有相关报道显示,公司已被查封,警方介入调查。

“两家公司刚开业时都挺热闹,经常看着人来人往,我也看过他们的宣传册,收益都在15%以上,挺动心的。现在想起来,有些心惊肉跳,还好没买。”与上述两家公司同一栋楼办公的一名人士告诉记者。

上位法缺失

“经济景气度下滑,监管制度缺失,都是近年来非法集资案件高发的原因。”孙强对记者表示,由于竞争力下滑、债务负担加剧、加上部分银行抽贷,实体企业近两年遭遇较大的资金困境,特别是一些传统中小企业,本身利润率就低,为了维持经营,一些企业主就把心思转到了“非法集资”上。

采访中,齐鲁鞋城一家鞋企的经理王峰对记者表示,制鞋行业竞争愈发激烈,人工等成本又在持续增加,给企业带来不小压力。“仅鞋城就有近千家品牌,且以中低价鞋居多,门槛低、利润非常薄,不乏企业退出的案例。”

实际上,从近两年发生的非法集资案中,就可以看到很多实体企业的影子。不过,孙强表示,由于其吸收来的民间资金多为自用、且利率极高,实体企业很难承受其中之重。“一些企业本来是用来补充短期资金缺口,但后来发现债务成本增速远比利润快,缺口越来越大,只能拆东墙补西墙,越借越多,最终崩盘。”

同时孙强表示,一些企业结合目前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靠拢P2P平台等热门概念,跨省市设立网点,使得受骗投资者呈现几何式增长。如天裕投资的投资者就对导报记者表示,公司在出事前曾试水P2P,但很快东窗事发,才没有进一步扩大受害群体。

对此,周广生表示,从目前的监管层面看,地方对于非法集资案过于依赖公安部门的介入,而如果没有报案者,很多非法集资公司很难被查处。值得关注的是,在金融领域,国务院曾于2014年8月出台《关于界定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和风险处置责任的意见》,该文件确定了地方政府要承担对部分金融活动的监管职责,要加强对民间借贷、新型农村合作金融组织的引导和规范,防范和打击金融欺诈、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行为。但由于对地方金融监管权的上位法缺位,使得地方在监管地方放贷机构和处置非法集资案件时积极性不高。

“另外,从现行的法规看,P2P等金融机构涉及的监管统筹方包括银监会等多个部门,到了地方又由当地金融监管部门具体承担实施,涉及职能部门繁多,建议监管权责尽快明晰,相关细则也应加快出台,保证监管的有效性、及时性。”周广生分析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孙强”系化名)(-最权威最专业的鞋业资讯中心。)

成都哪家医院妇产科好,成都金牛区哪里可以做流产

南阳白癜风医院治白颠风怎么样

南宁市治疗白癜风到那儿医院好些

北京哪里治疗骨膜炎好

成都尖锐湿疣治疗哪家医院比较专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