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复星集团CEO梁信军传统公司缺少互联网勇气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8:26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复星集团CEO梁信军:传统公司缺少互联网勇气

过去复星进行投资时,会从三个维度来考量——价值投资、中国动力、抗通胀,但现在还会加上互联网维度  2012年11月,梁信军在海外偶遇马云,听了马云40分钟关于互联网的演说,大受震撼的梁信军将这段听君一席话的经历分享给了郭广昌,于是郭广昌又邀请马云给自己开了半个小时的小灶课堂。在梁、郭看来,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关于互联网的讨论比此前任何时候都具有现实的意义。梁信军正在将互联网纳入复星投资考量的维度,他坦陈面对互联网,复星缺少腾讯或者阿里巴巴那种颠覆自己的勇气。  为什么说2012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的讨论更具有现实意义?  梁信军:我们清晰地看到,2012年下半年,互联网销售在国内的零售总额当中已占到了10%的份额,此前这一占比都是个位数。而在占比10%的情况,互联网销售依然维持着80%-90%的增长。这意味着几年后互联网销售就会以主导的方式出现,所以才会出现2012年岁末马云和王健林的打赌。这一增长是个惊人的消息,我认为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敢说自己忽略互联网了。对每个行业来说,未来互联网要么是你的敌人,要么是你的伙伴。  你对于互联网作用变化的思考,对复星的投资选择有哪些影响?  梁信军: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很认同马云,可是此前互联网对于复星的影响很小,但现在情况已不一样。互联网对于复星的影响可以分为两点。  首先对于复星已有的投资企业,我们要因互联网而改变策略。复星投资了很多商业,我需要认真思考在互联网的蚕食下,哪些商业还能保持高增长,哪些商业增长空间会越来越小。比如说现在,复星对自己投资的药房有点担忧,因为老百姓在互联网上买标准化的药很方便。尽管药房的负责人跟我说他对药房的高成长很有信心,我愿意相信他的承诺,却也很难减少自己的担忧。  对于那些受到互联网影响较深的行业,复星会建议逐步缩小规模甚至出售这些资产;而对于那些受益于互联网的的行业,复星要热烈地去拥抱,尽量将开发或投资的时间点提前一些。其实在这一点上,包括复星在内的很多实体企业都缺乏互联网企业的勇气,复星的思考总是围绕着在实体经济加入互联网的因素以增加销售渠道、增加与客户接触的方法,而不是为了颠覆自己。但是我们再看看互联网公司,比如说腾讯就完全不会考虑因为研发了微信会不会把QQ打死,我甚至怀疑腾讯的目标就是打死QQ,自己打死自己要好过被别人打死;马云也在考虑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这恐怕也是在布局如何对付自己的淘宝。  第二,对于复星即将要选择的投资项目来说,过去复星进行投资时,会从三个维度来考量——价值投资、中国动力与抗通胀,但现在会加入互联网作为第四个投资维度。  所谓价值投资,即复星希望在行业周期谷底的时候买入资产,高涨的时候卖出资产,这是价值投资的基本逻辑,当然价值投资不单单指这一点,还包含价值发现、通过优化运营附加价值来实现价值。而中国动力,是指复星购买任何资产都会考量中国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成长推动力是什么,我们即将投资的项目是否能从中国动力中受益。比如说复星的跨国投资,我们需要思考未来3-5年,这一项目30%-50%的利润能否来自中国。而抗通胀的维度则要求复星要考虑哪些投资项目是可以抵抗于通胀的,比如说食品、贵金属、房地产以及资源类;还有一些行业是可以跑赢通胀的,对中国来说当属消费行业,所以这类的项目也是复星的投资选择。

互联网的维度,不仅是说复星会投资互联网行业,更重要的是我们会把互联网本身作为一个思考途径,观察哪些行业受益于互联网,哪些行业受损于互联网或与互联网完全无关。  复星未来的投资属性会越来越强,那么集团对于原有的产业部分会选择逐步淡出,或者退身为财务投资?  梁信军:从2007年底开始,复星对于中国未来的成长判断,就定位在消费是以后增长的主要的基调和主要动力。所以,复星大量的投资都布置在消费这个领域。  从目前的情况判断,我认为未来5-10年中国的高增长行业中有很大比例会分布在服务业。目前占中国GDP 54%的10个省份,人均GDP已经达到7000美元了,而中国人均GDP目前约为4300美元,在未来6-7年间也可以到7000美元。有实证研究表明,全球大部分的经济体在人均GDP到达7000美元以后,服务业在整个GDP的占比就会增加到6个百分点。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2012年中国的GDP大约在50万亿的水平,6个百分点就意味着3万亿,相当于是整个医药行业。某个服务业的增长规模和今天的医药行业一样大,这是让人吃惊的业绩。因此我认为服务业未来五到七年会有爆炸性的增长,而复星就要竭尽全力寻找服务业的投资标的。  总体来说,我希望复星新增的资金能够多配置一些未来高增长的项目,比如说消费(特别是升级消费)、服务(特别是高端服务以及金融服务)、未来依然紧俏的资源类、升级的工业或为工业升级的服务业。  至于传统的投资项目如何处置?首先,对于部分存量项目恐怕要控制规模,无法再追加投入资金。第二,依然要推动存量项目向升级的方面发展。至于无法升级的项目,就会考虑出售。  近年来复星也进行了很多跨国并购与合作,那么未来复星在国际化中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梁信军:过去中国企业国际化主要的一个出发点是基于中国是制造大国,希望通过跨国并购的方式买技术、品牌、生产线以及原材料,并把这些东西搬回本土为中国制造所用,从而降低制造成本。  今后中国最大的变化是继续扮演制造大国的角色,但同时会从目前的第三大消费国变成第二大消费国且在6-10年后变身为第一大。所以当我们基于未来第一大消费国,第一或者第二大资本国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看一些非常独特且持续的投资机会。  欧美的经济下滑、消费不振,导致消费类项目的估值下降,而消费类的投资在中国的市场是很好的。所以我觉得未来3-5年就存在这种的系统机会。  我们可以在中国高增长的消费服务业领域购买全球领先的企业。这类企业此前往往是主要面向欧美市场的,虽然是行业内领先的公司,但欧美市场的需求不振导致了这类公司的增长下降。中国公司可以选择并购这样的公司并把其带回本土发展,通过这种方式实现获利,因为套利的空间是明显存在的。  但是这类生意常常有很大的难度。首先,因为这类公司既有的市场都在中国以外的区域,面向中国的生意很少,一个中国投资者如何判断庞大的海外资产的优良与价值?如何去预期这笔投资是否会带来巨额的亏损?这是一个不仅要回答且要有能力去应对的问题;第二,对于这样优良的资产,为何外国投资者不出手并购?因为他无法判断并购后能不能实现增长。那么中国的投资者又该如何去判断并购完成三到五个月内,是否能让原项目实现在中国的高成长?

所以这其中虽然存在着一个套利的空间,但必须要具备能够评估全球和中国资产价值、风险的能力,即能够帮助并购项目快速实现在中国的成长,才能把握住这样的获利空间。  对于复星来说,所谓“中国的能力”并不需要建设,因为复星拥有历史上的产业基础及沉淀,复星可以快速判断并购项目在中国有没有成长性,以及通过什么途径来实现它的增长。过去做成的三笔并购生意,Club Med已经运行了两年半,目前的年均增长41%左右;2011年入股的是去年做的FF,当年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了超过50%,进而带动其全球销售增长了6%-7%;2012年完成收购的台湾维格饼家,这是台湾最大的凤梨酥的制造企业。  在海外资产的判断上,复星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于是我们通过海外的伙伴或者请顾问的方式增强自己的判断力,比如说凯雷、保德信都是我们的海外投资伙伴。美国前财长斯诺也曾经担任过我们的顾问。通过这些人,复星在短时间内就具备了国际扩张的能力,慢慢复星自己的团队也成熟了,上面谈到的三笔交易都是复星自己的团队完成的。  在国际化的话题上复星即将要尝试的是金融,公司目前已经有一个金融项目在欧盟审批当中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