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复杂中国左右互搏的经济与民生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7:10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复杂中国:左右互搏的经济与民生

“可以说,无论是站票该不该半价,还是小夫妻是否违法,还是抢票神器是否公平,三个正反双方的目的,其实并无太大的分歧,无非是探讨如何让过节回家不再有各种焦灼、各种心酸。然而,经济学一旦遭遇春运,便不再是供需曲线一相交那么简单。”  “市场经济学也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人人都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但在一个法律和制度完善的社会系统中,反而能够达到整体利益的最大化。”  《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曾经在微博上大声疾呼:我们要“等一等自己的祖国”,“它大而落后,发展任务很重,民生大如天”。这位饱受争议的媒体人,自诩是“复杂中国”的报道者,而他自己也是这种复杂的一部分。尽管他这话是有些许辩解和推卸的味道,但是不可否认,今天的中国,许多问题的复杂程度,确在我们的想象之外。  就拿火车票来说吧,自“南方供暖”和“PM2.5”之后,舆论的枪火都集中在了这小小的方寸之间。铁道部自不必说,从来就是舆论的练靶场,被打成筛子纯属正常,这回它把工信部也拉下了场。过去两周以来,各大小媒体、网站,各个派系的公知、草根,各个领域的专家纷纷登场,或多或少都打出过几发弹药。就连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都曾为这个话题连续祭出两篇“舆情时评”。只是,正反双方吵得面红耳赤,却基本上是在同一立场上摆着同源的理据,形如左右互搏。  到底火车站票该不该半价?这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只是今年又经网友@卫庄在微博上一喊,大家又一次不淡定了,群情激奋,纷纷向铁道部讨要“权利与公平”。是的,“权利与公平”,卫庄之所以振臂一呼,正是他认为“按照市场价值规律,他们(无座乘客)没能享受与车票价钱所匹配的服务,因此无座车票全价不合理。”而以央视评论员王志安为中坚的反对派,也同样举起了“市场之剑”与之对砍:“对于火车票价来说,左右定价的重要因素是时间。买站票的人,都是对时间更敏感的人群。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的议价能力是最差的。从商家的角度讲,就应该卖给他们更贵的票。价格从来不是由成本决定的。”  《站票难“半价”,垄断是祸根》、《“站票座价”的霸王条款为何改不了》、《火车站票打折究竟是不可为还是不愿为》,在网络争论沉淀之后,纸媒将枪口指向铁道部。与媒体的群起声讨相比,那些为铁道部辩护的声音是如此的微小:“那些呼吁火车无座站票半价的,应该先呼吁公交车站票半价。”偏偏在这个时候,铁道部接连两次做出备受非议的举动,无异于将枪口掰向自己的脑门。  广东的一对小夫妻因代农民工网络购票收10元手续费,身陷囹圄。“法与情两难全”?公安机关将此事定性“倒票”,扰乱市场秩序,而农民工却为小夫妻喊冤。更有律师辩称这是简单的民事代理,火车票实名制之后,便已不存在所谓倒票。祸根仍然出在垄断,媒体呼吁:改变铁路售票垄断现状、运用市场机制化解购票难题。而铁道部究竟能不能够市场化?小夫妻终于获准保释,只是对于此事的辩论,只怕一时间难以将息。  只是这轮风波未散,铁道部又因为“抢票神器”,拉上工信部约谈各大网络公司。撇开人们对购票网站12306在技术上的嘲弄、舆论的争论,原本正焦灼于抢票公平与否的争论,却因“约谈”,瞬间转向痛陈“行政手段”之无耻。新华社也借网友之口批铁道部:“自己太傻就不能怨别人太聪明”。  一声“铁老大”,平添几多愁!  可以说,无论是站票该不该半价,还是小夫妻是否违法,还是抢票神器是否公平,三个正反双方的目的,其实并无太大的分歧,无非是探讨如何让过节回家不再有各种焦灼、各种心酸。然而,经济学一旦遭遇春运,便不再是供需曲线一相交那么简单。经典的经济学理论之外,是传统的“家文化”之下,“数亿人拼运气拼体力,脱几层皮也要回一趟家的‘非理性’”。人们能做的,只是在“严重的稀缺中寻求相对公平”。  市场经济学也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人人都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但在一个法律和制度完善的社会系统中,反而能够达到整体利益的最大化。美国经济学家西奥多·舒尔茨曾经言道:“世界上大多数人是贫穷的,如果我们懂得了穷人的经济学,也就懂得许多真正重要的经济学原理”。有媒体起了个堂皇的名字,叫“民生经济学”,并提出了对种种经济和民生学不合辙现象的担忧:“天下之大,民生最大;若让民生没有安全感,那社会体系就是有问题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