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铁矿石叩问潜在风险加大中国资源并购困局求解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09:39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铁矿石叩问潜在风险加大中国资源并购困局求解

3月26日,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携手省内的新汶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与香港洪桥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备忘录,拟共同开发巴西SAM铁矿项目。

就在前一天,华东有色刚刚以12.2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伯迈资产管理公司旗下Jupiter项目100%的产权。Jupiter项目属于露天矿藏,同样位于巴西米纳斯州,全球最大的矿石生产商淡水河谷的大部分铁矿也均集中于此。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在同样位于南美的秘鲁,首钢秘鲁铁矿的工人希望通过施压业主,以满足加薪的要求。

首钢秘鲁铁矿的遭遇,在中国企业跨出国门以获取更多资源能源的收购项目中,并非孤例。

“如果把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经验比喻成人的年龄,我们只有10岁左右,而且很多企业可能连10岁都不到。”

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主管合伙人赵久苏律师的这番话,凸显了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道路上的经验不足。他告诉记者,虽然2008年比2002年的中国海外并购金额翻了100倍,但60%以上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并不成功,2008年我国企业海外投资损失几乎达2000亿元人民币之多。

潜在风险

新的一年刚刚开启,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热情依然不减。3月25日,国际投行数据供应商Dealogic提供的数据显示,2010年一季度中国海外并购总额116亿美元,与2009年同比增长了863%,创造了历史纪录季度最高值。其中,2010年至今,中国一共进行了5笔金额超过1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而去年相同时间段内没有发生任何一笔如此规模的并购交易。

而并购交易的不断增加,其中蕴含的风险也就随之加大。

风险首先来自于决策失误。赵久苏指出,评估风险需要人才,但我们企业有国际并购方面经验的人才屈指可数,往往只凭借对行业有所了解、对产品有所了解,就感觉不错了,但实际上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意识到。比如工会问题、员工安置问题、税的问题等等。

因此赵久苏建议,企业在进行海外并购前,首先要有备选方案,是购并还是新设,如果是新设,要想想设在哪里,比如不要以为设在美国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美国的各个州的规定并不都一样。另外比如税负的问题,这是降低购并成本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资产购并如果增值了,买家就有可能要承担税务的风险,如果你没有做尽职调查,等交易完成了以后再发现就可能太晚了,中国企业应尽量减少购并中一些不必要的支出与负担。

其次是并购后经营整合的风险。随着中国企业集体“出海”,如何融入海外的政治文化环境、劳工管理制度,已成为决定海外收购是否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

今年3月初,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指出,劳资问题、当地政治文化环境,是中国企业海外收购必须重视的因素。周中枢说,五矿的经验,就是要和当地员工、管理层保持充分沟通,最好当地人管理当地企业。

此外,海外并购中还有很多其他不确定的风险因素。赵久苏介绍,国家关系变化的问题、当地工会的态度,以及东道国的法规变化等等,都属于不确定的风险。比如美国出台萨班斯法案后,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就都要遵守美国的这一法规,这一改变,使在美上市的海外企业每年的合规平均成本大幅度上升。

师法日本

赵久苏认为,要减少海外并购的风险,首先要谨慎选择并购时机。比如同样是中铝,第一次通过新加坡的全资子公司去收购力拓英国上市公司部分股权就很顺利,但一年后再次与力拓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时机似乎就没有2008年的时候好了。

德勤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顾问杜志豪则指出,一些矿产资源储量非常丰富的国家,比如说澳大利亚、加拿大、巴西和俄罗斯,他们有很多的资源,但是他们现在的经济已经发展得不错了,在现在资源价格和需求增长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他们就更不愿意卖出太多自然资源,特别是卖给一些外国的生产商,所以某种程度上目前已经有一些保护主义。

而一位国内钢铁业的高层更是认为,有的企业从事的主业并不与矿业相关,也加入到了海外投资矿业的行列。而中国企业大量“走出去”,互相也会混乱竞争,经常是几个中国企业分别去与澳大利亚矿主谈判,也导致收购成本不断提高。

德勤企业财务咨询部合伙人曹文正更是直接泼冷水,表示中国企业不要头脑发热。因为在对外国营商环境、法律法规、用人制度、风俗习惯都还不太了解的情况下,对外投资是对企业综合竞争力很大的挑战。

此外,德勤全球采矿业领导人邵杰瑞建言,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投资,如果能建立一种合作的伙伴关系将对投资的成功有很大的帮助。“比如日本企业就善于在全球的投资方面建立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关系,从而避免政策的敏感。”

据了解,同为铁矿石进口大国,日本渗入上游的历史比中国早几十年。日本从上世纪60年代起,便开始向西澳提供金融支持,在当地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逐渐形成伙伴关系。目前在澳大利亚的24个主要铁矿中,日本企业重点投资8家,参股16家。

而日本在海外资源投资有三个特点:第一,不是为追求盈利,而是为保证长期稳定供应。日本投资往往只占5%~10%股份,目的是通过参加董事会来了解铁矿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第二,日本不参与生产经营管理,避免了当地就业、劳资、土地和土著等问题。第三,日本人往往并不投资于最大铁矿企业,而是投资于其竞争对手。比如在澳大利亚,日本投资了原第三大的罗布河铁矿;在巴西,日本投资了第二大的MBR铁矿。以在卖方扶植竞争,防止形成卖方垄断。

“每个国家都有一些并购准则,以避免外国公司的收购造成垄断,影响国家安全,在这种情况下,最好是寻求共同发展的机会,不管是股权的合作、资源的合作,联盟不同的形式都是合作。”曹文正告诉记者,他认为,达到目标不一定需要控股权。往往缺乏经验的企业,就是一门心思要买,“从并购的专业角度来说,方法总比问题多。”

而对于国有企业海外收购可能遭遇的审批阻力,赵久苏也建议,可以通过技术上的架构设置进行处置,比如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去进行收购,或者在国内通过企业重组等方式走出去,但这也可能会涉及到一些很复杂的法律、合同问题,需要认真仔细对待。

巨乳美女图

制服诱惑

美乳人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