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关停小煤矿循环利用资源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27:39 阅读: 来源:浴盐厂家

山西关停小煤矿循环利用资源

深秋时节,记者走进潞安矿业集团,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水清、景美的现代化园林工厂,退休工人刘亚东指着眼前清泉丽景由衷地说,以前这里是30多米高的矸石山,如今,矸石都用来发电、制砖,潞安人享受到了煤矸石变废为宝的喜悦。这是山西省实现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缩影。

山西省是全国煤炭资源大省,如何实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去年7月下旬,由全国政协副主席白立忱带队、张宝明任副团长的全国政协常委视察团前往山西省,就煤炭资源管理和保护情况进行视察。委员们提出一定要把煤炭资源开发管理和保护当作大事来抓,煤炭资源开发要与煤炭发展规划相结合,要同步发展;在煤炭资源整合上,政府要积极推动,整合方法上要采取大矿并小矿,由大企业、大集团收购或小矿入大矿经营。这些建议为山西省煤炭经济可持续发展,建设新型能源基地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关停小矿整合煤炭资源

山西省有丰富的煤炭资源,煤炭的储量、产量和销量均为全国之首。改革开放以来,山西省经济社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由于增长方式粗放、结构过于单一,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是沉重的资源、生态与环境的代价。目前,山西省有煤矿3800多个,矿井4000多个,回采率低,小矿遍布,浪费惊人,据了解,山西省国有煤矿的平均回采率为55%,乡镇矿仅为15%—30%。由于煤炭无度开采,加剧了水资源的流失,每采一吨煤炭损失2.5吨地下水,全省采煤年损失水10亿吨以上。面对粗放式生产带来的历史欠账,山西经济发展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全国政协委员给山西的建议,受到山西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委和政府分别召开专题会议,研讨方案,认真落实。他们提出,山西只有全面实施煤炭资源整合,山西煤炭经济才能走上集约化、循环发展、高效益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良性道路。

山西实施大企业大集团战略,整合优势资源,做大做强煤炭主业。日前,山西省已关停淘汰落后小矿井5230个,同时组建了山西焦煤、同煤、阳煤等11个大型煤业集团,整合后的煤业集团全部实现现代化开采技术。目前,山西焦煤、同煤等大型煤炭企业的薄煤层资源回收率已达95%。与此同时,山西重点建设一批大型现代化矿井。生产能力达300万吨/年的华晋焦煤沙曲矿井等一批重点项目的建成投产,使山西年增生产能力1000万吨以上。

在未来两年内,山西将集中打好资源整合“三大战役”,使山西煤矿总数减至2000个以下,煤炭资源回采率提高到50%以上,煤炭产能提高30%。今年8月份,山西省决定全面推进煤炭资源整合工作,同时提出了关于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的具体目标:通过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使现有矿井数量减少30%;重点产煤县关闭9万吨以下小煤矿,提高井型规模;经过5年努力,全省矿井个数降到2000个以下,使30万吨以上矿井产量占全省煤炭总产量的90%。

自主创新循环利用资源

山西省是一个能源大省,经济发展对资源的依赖性很大,去年全省的GDP总值达3042亿元,比五年前翻了一番,财政收入一年内连破400亿元和500亿元两个大关,达到533.5亿元,增速居全国第一,但是山西省的GDP能源消耗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山西省环保局局长王树静说,过去山西省的经济模式是资源到产品到污染物排放,如今,山西省提出全面实行循环经济的发展战略,实现资源、产品,然后再生资源,再生产品,最后实现所有的资源都能够充分利用。

为了全面推动全省的循环经济,山西省举办了循环经济论坛,广泛听取专家学者对全省发展循环经济的意见和建议,共同商讨山西循环经济发展对策。为建立符合本省自身情况的循环经济支持体系,山西省制定了发展循环经济的近期目标,从2005年起的三年内,全省万元GDP能耗下降6%,万元GDP取水率下降10%,到2007年全省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能力达6000万吨,利用率达50%,城市污水处理率达55%,污水回用率达50%以上,新型墙体材料产量达80亿块,占全省墙体材料总量的比重达到40%。

山西积极增加科技含量,加快自主创新步伐,大力发展煤炭深加工。在太原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千吨级煤变油装置正从粗油品中生产出无色透明的高品质柴油。据介绍,这项中科院山西煤化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间接液化技术正在加快工业性放大试验,山西正与中科院共同推进年产16万吨的煤基合成油示范厂,预计到“十一五”末,山西有可能形成百万吨级的煤制油生产能力。今年8月,我国最大的煤电联营示范性工程———古交坑口电厂正式投入运营,每年至少就地消化原煤500万吨,并对煤矸石、洗中煤等劣质煤实现再利用。

加强立法保护资源与环境

“山西没有因为煤炭优势而先富起来,却承受着环境和生态破坏带来的巨大压力。”

据业内人士介绍,山西省因挖煤、炼焦、发电造成的环境消耗保守估计每年达56.71亿元,20年中累计排放的烟尘达1743万吨,山西省16个城市主要污染物浓度均高于国家二级标准,有13个城市居于“全国30个空气污染严重的城市”之列。

不仅如此,由于煤炭开采,山西省地下采空区已达2万多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积的1/7,已经发生地质灾害的分布面积达6000平方公里,灾害范围波及1900多个自然村的95万人。山西省农科院研究员马子清指出,近20年间,山西生态环境破坏和恶化造成的经济损失值高达1111.91亿元,占同期GDP的18.32%。

山西省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近年来,山西省各地坚持在开发中保护、开发和保护并重的原则,认真贯彻执行《矿产资源法》、《煤炭法》、《山西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严厉打击私采滥挖,加强煤炭资源开发的日常监督管理,提高煤炭企业依法开采、保护煤炭资源的自觉性。与此同时,山西加大了对煤矿采空区的塌陷区的治理。目前,山西省将在国家的支持下,启动矿区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项目,斥资70亿元为全省9大煤矿采空区“疗伤”。

今年9月1日,山西省出台全国首部焦化产业地方性法规———《山西省焦化产业管理条例》,条例明确规定,对于污染严重、浪费资源和技术落后的焦化项目,要立即关闭。对新建焦化项目,必须是节约型和环保型的,同时在五大环境敏感地区内禁止新建焦化项目:城市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生态功能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内;城市规划区及其以外5公里范围内;农民集中居住的村庄两公里范围内;主要河流两岸、其他饮用水供水功能的水源地和水库区以外3公里内;铁路、公路国道和省道两旁1公里范围内。

山西还着手把生态环境补偿机制纳入法制化轨道。今年年初,山西省提出将对煤矿进行评估,根据它对环境影响程度收取相应的环境补偿金。山西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办公室的张小平说,“向煤矿收取环境补偿金的报告由山西省发改委起草,目前还在进行修改,详细评估标准有待进一步讨论。”